Wednesday, 3 February 2016

“覺皇”夢碎 神跡煙消



“覺皇”夢碎 神跡煙消

  中新網廣州2月2日電 :廣東省高級法院2日依法對上訴人吳澤衡、孟越“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作出了二審判決。二審認定“華藏宗門”(又稱“華藏玄門”、“華藏法門”)為邪教組織,並對上訴人吳澤衡、孟越上訴請求予以駁回,維持一審判決。2015年10月30日,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對被告人吳澤衡等人組織、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案進行一審宣判,決定對吳澤衡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這一正義的判決,讓吳澤衡“覺皇”夢碎,神跡煙消,牢底座穿;這一正義的判決,彰顯了在法律面前一切邪教的狡辯和幻想都是徒勞的;這一正義的判決也是對所有邪教分子及邪教組織的有了震懾,體現了法律的威嚴,人民的期待。而略窺吳澤衡的犯罪之路,落到如此下場,完全是咎由自取。

  權欲熏心,不知輕重。吳澤衡只有小學文化程度,卻自稱是“大日如來佛”的化身,法力無邊,他說自己的前世是秦始皇、唐玄宗等皇帝,認為自己是皇帝“轉世”,現世也就是“皇帝”了。他欺騙弟子,神化自己,幻想著自己當上“皇帝”后的至高無上,實際上到了權欲熏心的地步。在他於1990年自創“華藏法門”,自稱“華藏”一脈初祖,自封法號“覺皇”之后,韻起了“皇中皇”的味道來,編造“華藏心法”等歪理邪說、奸淫女弟子、大肆攫取不義之財,採取威脅暴力恐嚇等手段鞏固自己在組織內的統治地位。吳澤衡的這些“神跡”,本質上是他的骨子裡的權力欲在無限膨脹,也是法律所不容的。   

  財迷心竅,貪得無厭。吳澤衡想盡一切辦法撈錢,供自己恣意揮霍。他制造散布災難謠言,向“弟子”兜售所謂的開光法器戒壇方、大日如來佛,並強制攤派銷售任務牟取暴利,利用日本核輻射事件,推出避災法器“戒壇方”,出廠價80余元竟賣到了1212元;一枚經吳澤衡加持“擁有神奇法力”的印章賣到5.5萬元;就連吳澤衡2010年被判刑時追繳的200多萬元罰金也被他當成牟利的手段,向弟子“借款”近300萬元。吳澤衡被抓獲,他已經騙取錢財6734087.07元。以此看來,“覺皇”吳澤衡心中何曾有半點“佛心”,全都是唯利是圖的貪心。貪欲膨脹,撈了個詐騙罪名,實在是罪有應得。

  淫邪放蕩,下流無恥。吳澤衡的生活荒淫糜爛,毫無廉恥。他設立由女弟子組成的“秘書組”,要求她們值班“護法”、貼身服務。以“男女雙修可以使人達到學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強法力”等為名,引誘、脅迫數十名女弟子與其發生性關系,其中還包括兩對姐妹。更有甚者,他連晚輩和幼女也不放過,完全符合強奸罪的各種要件。吳澤衡披著“覺皇”的外衣,打著“師父”的招牌,利用“男女雙修”之名行淫邪之實,毫無一個男人的責任心和做人起碼的擔當,是一個扎扎實實的色魔和強奸犯。  

  無法無天,五毒俱全。吳澤衡坑蒙拐騙、嫖賭逍遙,不尊法度,無法無天。他抽名貴煙、喝高檔酒,玩“麻將禪”,在吳澤衡落網的“清修之地”,民警查獲了翡翠、勞力士手表等貴重物品及催情藥、“神仙水”等迷幻劑;2000年,因擅自發行股票罪、非法經營罪被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11年;2012年底,推出所謂御膳“秘方”,這些御膳包含國家明令禁止在食品中添加的中藥材“制川烏”和“附子”等,危害公共安全,損害消費者身體健康。可見,“覺皇”吳澤衡就是一個十足的邪教教主,他作惡多端,十惡不赦,必然逃脫不了被法律嚴懲的可恥下場。

Monday, 1 February 2016

大妄語的盧勝彥


文/cry bear
http://blog.xuite.net/cry.bear/blog/345327461

年輕時看了幾十部盧勝彥早期的書,裏面只談一些神神鬼鬼的,把它當神鬼小說看待,打發上夜班的無聊及提振精神用。那時他的書只談靈異未談佛法,更別說雙修。但如今卻發現現在的他,名聞利養已蒙蔽他的心智,讓他愈來愈誇大,不但自認成佛,還開始大談雙修,更以「唯識學者」之名暗諷平實導師,捨壽後三惡道可期,真是可憐憫者。  盧勝彥在他的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01冊─《大樂中的空性》「第三十七章:真實看見」一文,竟然說他比「某位唯識學者」早幾十年前明心見性,那我們看他怎樣個明心見性法:
  「我在本短文中,想說明「真實看見」,這真實看見,其實有三:
一、現性見。
二、空性見。
三、非實非虛見。
(其實見證第八識,也一樣是由無明之相所顛倒的看見,這也是有法)
  其一,由實修法,以其能持氣,依中脈,集攝了壇城本尊,於是見地之智能現起,在一切實有之中,便有了看見,這種真實看見,便稱為,現性見。
  其二,由實修法,放眼於一切相對的境界上,對一切境界不迷惑,剩下了空性覺受朗然明照而已。這變成了完完全全的空性覺明,而在空性覺明之中,又有執持的壇城本尊(或法性),這種真實看見,就是空性見。
  其三,由實修法,心住於眼等之時,所修的境界本亦不生,空性的覺受也不起。只是看見有「煙」、有「陽焰」、「本尊」,在眼前現了出來。
  因為這種出現,並非由外來,也並非由內在之念而生起。
  所以『非實』。
  然而,這種現起的諸相,不在外,不在內,不在中間,但,確有現起。
  所以『非虛」』。
  故,這種真實看見,是『非實非虛見』也。」
--------------------------------------------------------------------------------
  我們由盧勝彥的上文可知,他竟然以意識心在「空性覺受朗然明照」一念不生狀況下看到本尊,做為他所謂的「空性見」。
  那他的明心是什麼?
  他所謂的明心,竟然不是明第八識心如來藏,而是在意識心一念不生情況下看到「煙」、「陽焰」、「本尊」在眼前出現。而這些眼見現象非由內心之念生起故「非實」,但卻真實可看見故「非虛」,非實非虛故中道,此為「非實非虛見」,此為盧勝彥所謂的「明心」。
  而他的見性是什麼呢?
  而他的見性竟然是持氣時意識心看到壇城本尊,然後說此為「見性」。
  總觀盧勝彥的空性、明心、見性,完全背離第八識如來藏,而以意識心在一念不生情況下看到一些異象來當做已明心見性,這根本是大妄語,他所謂的明心見性應該是打坐時所看到的幻象。一般禪坐初機者,尚且知道禪坐所出現的異象是為虛幻不要理它,但盧勝彥竟然把打坐一念不生時所看到的異象當做真實,還寫書說這就是明心見性,已犯下大妄語業。
  由盧勝彥此文可看出他非但不是佛,還是已落入識陰的凡夫,連初果都無,竟敢諷刺善知識,可憐啊!

睜眼說瞎話的盧勝彥

文/cry bear

談起雙修法,密宗人士一概以密宗無此法回應。等到提出種種證據如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廣論」來證明密宗確有此法,此時密宗人士又會改口說:「那是八地菩薩才能做的」搪塞。這時如又拿出喇嘛所爆發之種種性醜聞社會新聞來破斥這個塘塞藉口,此時密宗人士又會再度改口說:「那只是少數老鼠屎,每個宗敎都會有老鼠屎」來遮掩。如你又窮追不捨的拿出時輪金剛法或蓮花生之《亥母甚深引導法》及各密宗祖師的密續來證明密宗之法義,根本就是個專門用來蒸老鼠屎的專用鍋,而非鍋中只是幾顆老鼠屎。此時的密宗人士就會惱羞成怒、見笑轉生氣的恐嚇說:「不要以目前的顯教經典來攻擊密宗。一失足成千古恨,毀謗佛法的罪過,就算是不知情下也是很嚴重的。」真好笑!辯正本就要引經據典,引世尊聖敎才能顯示密宗之邪淫啊! 

  而盧勝彥也是如是遮掩密宗有男女雙修,他竟說所謂的雙修只是單純的中脈氣功,並不是男女雙修,那是大家誤會了。他硬拗解釋說,海底輪的拙火代表男,頂輪的菩提心月液代表女,用拙火溶化菩提心月液,故稱雙修,而非真的男女雙修。而歡喜佛像之所以是佛父佛母相抱的造形,只是象徵氣在中脈流動時產生的快樂有如男女行淫,大家都誤會歡喜佛像的意義了。 

  盧勝彥如此硬拗雙身法及雙身佛像,當天下人都是無知之徒,以為大家都不知世上有蓮花生之《亥母甚深引導法》、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廣論》及種種密宗祖師留下的密續,以為憑一篇文章就可隻手遮天,掩飾密宗邪淫的敎義。那我們看盧勝彥怎麼說:

☆☆☆☆☆☆☆☆☆☆☆☆☆☆☆☆☆☆☆☆☆☆☆☆☆☆☆☆☆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51冊《無上密與大手印  》-(上樂境界) 
  「『靈熱法』的明點內火,在通過,七個神經叢(七輪)時,會產生一種非常美妙的快樂,這種快樂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很舒適,很飄飄然,如乘雲登仙之狀態,用最簡單的形容詞是:『成佛成仙』、『大安樂定』、『上槳境界』,這種『無上快樂』的境界根本無法形容。於是有人以為,這種快樂似正在最巔峰狀態之時的一種安適狀,以『歡喜佛像』來象徵得『大樂禪定』」。  

   「『歡喜佛像』,完全是象徵的,因為『上樂境界』無法形容,也無像可以表達,所以便用了『男女』二像來象徵之。密宗佛像中的雙身佛像,原是表現『上樂境界』的悟道舒適之狀。」 

  以上是盧勝彥對「歡喜佛像」的解釋,那「雙身法」呢?:

  「有沒有密宗的『雙身法』?我說『有』。但這並不是一男一女抱著坐禪的修,你若依著『歡喜佛像』的抱著修,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我是『大證悟者』,所以我知道『雙身法』並非男女相抱的修法。而是我們「修道人」,自身就有『陰陽』,我的自己身子之中就有『陰陽』、『男女』」、『水火』。」 

  「我如此告訴大家,當一位修持精進的密宗行者,靈熱從海底輪產生時,通過了『生殖輪』、『臍輪』、『心輪』、『喉輪』、『眉心輪』、『頂輪』。在觀想上,『靈熱』是代表火,代表男,代表陽。而頂輪有『菩提心月液』是代表水,代表陰。這『靈熱』上昇,便是『陽極聖覺』,這『菩提心月液』就是『陰極勝慧』。『菩提心月液』往下滴,『靈熱』往上昇,在『輪』中交會,就產生了『上樂境界』的大快樂。此境界被污染為『男女相抱』的肉慾大快樂。」


  
☆☆☆☆☆☆☆☆☆☆☆☆☆☆☆☆☆☆☆☆☆☆☆☆☆☆☆☆☆

  既然盧勝彥如此瞎扮「雙身佛像」及「雙身法」,那我就以密宗各宗師著作來證明盧勝彥說謊。

一.密宗祖師爺蓮花生及黃敎祖師爺均如是說要明妃雙修:
引證:
蓮花生之《亥母甚深引導法》:
  「欲令明點增長,行事業手印(行明妃修雙身法),當用十六歲蓮(陰戶)乳皆肥者,腰細令男生不忍樂,自他本尊明顯雙運,黎明不斷而行,力大根明顯,脈界不亂,主要敎授即此」

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廣論》P322
  「為講經等所傳後密灌頂,謂由師長與自十二至二十 歲九明等至(雙修同時性高潮),俱種金剛(男女淫液)注弟子口,依彼灌頂。」

辯正:
  蓮花生乃西藏密宗的祖師爺,八世紀應藏王赤松德贊與寂護論師邀請,入藏把印度譚崔雙修密法結合西藏原有苯敎,而奠定形成現今西藏密宗。如密宗第一代祖師爺都說要十六歲明妃雙修了,盧勝彥還掰什麼?

  再者黃敎祖師爺宗喀巴眼見紅敎喇嘛的淫亂,便起改革。但連這個被喻為密宗最清靜的宗喀巴,尚且都說要十二至二十歲共九名明妃雙修,且還要把淫夜注入弟子口來做灌頂,此可證明盧勝彥睜眼說瞎話。

二.現代密宗宗師亦如是說要男女相交行淫共修:
引證:
第十四世逹頼喇嘛《西藏佛敎的修行道》-(女性與佛敎):
  「此外,密續提到圓滿次第的修行過程中,行者在到達某一個境界時,就要尋找一位異性同修,作為進一步證道的衝力。在這些男女交合的情況中,如果有一方的證悟比較高,就能夠促成雙方同時解脫或證果。」

《揭開心智的奧秘》P147
  「而最強的感受在性高潮的時候,這是大樂的修習(男女雙修行淫而得高潮大樂之修習)之所以包括在最高瑜伽密續中的原因之一。」

大陸非常有名的已故密宗上師陳健民之《曲肱齋全集(三)》P699
  「無上瑜伽部,分二道:一為方便道,或曰貪道,必修事業手印(必修與明妃行性交成佛之事業)。二為解脫道,即大手印,或曰光明大手印。」

  何謂「方便道」:因密宗認為男女性交行淫之道是成佛最快速方便之道,故曰「方便道」。
  何謂「貪道」:即男女性交貪慾之道也,意謂此法以淫欲為道。
  何謂「事業手印」:即活生生的實體明妃。

辯正:
連被稱為活佛的十四世逹頼喇嘛及密宗大修行人陳健民都說要男女交合以證道,可見盧勝彥說法不實。

三.各密續均稱要與實體或觀想明妃交合:
引證:
嘎旺‧逹吉《時輪本注續》:
  「第五支是『隨念支』,行者和三種體性的明妃之中的一種明妃交合,(明妃)嚴謹的稱呼是『(事業)手印』,事業手印是活生生實體的人,由行者宿世業緣感召而來;智慧手印是行者心中觀想出來的景象-在觀想時和明妃交合。」

丹尼高索著《無上瑜伽續》P41
  「除了專注的修法外,要修持圓滿次第的瑜伽士還要運用真實或意想的明妃行二根和合的雙運來引生大貪,再以此欲貪增長靜慮力及引發身心的樂受。這種大樂將會引生名為『空』的種種微細心識,瑜伽士即以此證悟空性。」

辯正:
  由各密續可知,密宗無上瑜伽乃是要運用真實或觀想明妃來雙修證悟空性,甚至用真實明妃才是上等修法,觀想只是中等而已,並非盧勝彥所說的只是中脈氣功。

陳健民之《曲肱齋全集(三)》P552
  「自修本尊大樂不斷,依具相悅之女子。上等真實女,中等為觀想。」

四:要依明妃為助緣才能引發四喜:
引證:
宗喀巴造之《深道那洛六法 導引次第論,具三信念》P46
  「行者依此勢力便可依止業印(明妃)作為助緣引生『四喜』,復依四喜引發俱生大樂,故修持拙火及事業手印之目標便是生起俱生大樂。」

丹尼高索著《無上瑜伽續》P133
  「『隨念支』的修習是需要運用假想或真實的『手印』(明妃),藉此燃起『忿怒母』溶化頂門的『白明點』。」

  Snellgrove在其《喜金剛密續》的注釋中把「四喜」分配在四類二根和合之貪樂。他認為「初喜」是等同於二根相觸之貪欲;「二喜」是從受用更熾盛的二根貪欲而生;「三喜」是依猛厲貪欲的停滅而生;「四喜」則由超越「三喜」而生。

又《大樂光明》依格西加措說:
  「除了『圓滿次第』的『四喜』外,還有,當然『生起次第』的『四喜』並不是由風息入、住、融於中脈而生起。」

辯正:
  由種種密續可知,「四喜」並非單純靠中脈氣功來逹成,而是要與明妃二根合和才能逹成。由此可知盧勝彥不是欲蒙騙世人,就是他根本没修成中脈氣功,故以為只要氣在中脈行走就會有四喜。

五.盧勝彥在多篇文章也承認密宗有男女雙修:
引證: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96冊《蓮生活佛的心要》-(無上密部):
  「在無上密部裡,密教行者與實體明妃進行雙運時,如果漏失白菩提(精子),射精或漏失,是犯了根本墮,下金剛地獄。」

  「其中又有一條:
   在金剛上師和明妃交合時,金剛上師可保持白菩提。但上師把這些經驗告訴弟子,假如這位弟子把這種經驗看成是一般世間男女交合,懷疑上師貪淫,這樣的弟子,也犯了根本墮,下金剛地獄。」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01冊《大樂中的空性》-(明妃九式及其他):
  「明妃九式即:
龍翻、虎步、猿搏、蟬附、龜騰、鳳翔、兔吮毫、魚接鱗、鶴交頸。
  這九式是體位技法。 不可明說。」

  「在《喜金剛本續》一書中,有『明妃的條件』,無非是聲音悅耳、目美有情、身材苗條、體味甜香等等。
  而眉清、目秀、唇紅、齒白更是要件。
  年紀十六(已不如法),十八以上,面貌姣好、大眼、年輕貌美。」

辯正:
  從未見過如此自語矯亂之人,盧勝彥曾多篇文章提及密宗有男女雙修之法,因不想多佔篇幅才只引述二篇,想不到他竟可忘記前言,又大談密宗無男女雙修,大家誤會了,真敗給他。

六.盧勝彥的門徒說盧勝彥跟白度母雙修:
引證:
  盧勝彥的弟子在「真佛護法園地」之一篇「密宗雙修法—某些人賴以攻擊蓮生活佛盧勝彥的工具」一文:
  「活佛自己本身修雙修法成就,但卻是招虛空的白度母智慧本尊來雙修,並非人間的實體明妃,也就是活佛並無犯出家戒。」

辯正:
  盧勝彥說他無雙修,但卻被維護他的弟子爆料,他是與虛空的白度母雙修。不管是與真實的明妃或觀想的明妃,甚至是鬼神空行母明妃,都算是雙修,顯然盧勝彥說雙修只是練中脈氣功是個謊言。如果雙修是指自身靈熱、菩提月液之陰陽雙修,那為何還要與虛空白度母雙修?
  
  他的弟子為了維護盧勝彥,反而戳破他無雙修及雙修只是練中脈氣功的謊言,真是好笑!

  而且他的弟子也不懂戒律,以為不和真實明妃雙修就不算犯戒,殊不知《梵網經》下卷:
  「若佛子自婬教人婬,乃至一切女人不得故婬。婬因、婬緣、婬法、婬業,乃至畜生女諸天鬼神女,及非道行婬。而菩薩應生孝順心,救度一切眾生,淨法與人。而反更起一切人婬,不擇畜生乃至母女姊妹六親行婬無慈悲心者,是菩薩波羅夷罪。」

  由《梵網經》可知,就算和諸天鬼神女雙修性交也是犯菩薩波羅夷罪,因此盧勝彥真如其弟子所說是召請虛空的白度母與其雙修,那也是犯重戒。




七.張秀霞控告盧勝彥性侵事件:
引證:
鄭堯中《專訪張秀霞:一個不甘被盧勝彥性侵多年的勇者》一文:
  
辯正:
請問:張秀霞事件是怎回事?如是她誣告,為何盧勝彥要跑回台灣多年以躲避訴訟?這不是更啓人疑竇麼?這部份留給大家去評斷,看盧勝彥真的有無實體男女雙修?

八.為何盧勝彥一直花多篇文章強調無漏?
引證: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201冊《大樂中的空性》-(我重視「無漏法」) 
  「如果沒有『無漏成就』,根本就達不到『超喜』及『俱生喜』。在『勝喜』時,明點一漏出,就清潔溜溜了,如同洩了氣的皮球,軟得成了垂頭喪氣的行屍走肉。(沒有灌米的大腸)」

  「那麼,明點常常走漏的人,這三者必然有虧,如何『拙火』成就?
 我看見很多西藏活佛(仁波切),竟然到處生孩子。
 有無搞錯?」

《大樂中的空性》-(修證「無漏法」):
  「一、上根器的行者,能夠和『金剛亥母』、『無我母』、『吉祥天母』等,這些偉大的手印交合。
   二、中根器的行者,由觀想中,和『智慧手印』,進行雙身交合。
   三、下根器的行者,才攝取『實體明妃』,與事業手印進行交合。」

辯正:
  如果雙修法果真如盧勝彥所說,只是氣在中脈流動,無關男女雙修,那跟精液漏不漏何關?何以盧勝彥要把無漏跟練中脈氣功連結在一起?這就好比一個火車司機一直強調開火車要很會游泳,絶不要溺水一樣,真好笑!

  練氣就練氣,跟射不射精一點也無關係,又不是男女行淫?明顯可見不是盧勝彥不懂氣功,不然就是明說密宗無男女雙修,暗卻雙修。所以才說上根器的行者,能夠和「金剛亥母」、「無我母」、「吉祥天母」等,這些偉大的手印交合。原來他自比是上根行者,難怪其弟子要說盧勝彥和白度母雙修。而且這又再度證明盧勝彥說雙修只是練氣功,根本在睜眼說瞎話,從未見過有如此前文不對後語之人,可以一篇文章說密宗有男女雙修,另一篇卻矢口否認。

九.如無上密無關男女雙修,何以怕人大嘴巴洩漏?
引證:
蓮生活佛盧勝彥文集第97冊《寫給和尚的情書》-(要求「雙身法」的女人):
  「有一位女弟子,跟隨在我身邊。有一天,她對我說:
  『師尊,請求您教我雙身法,好嗎?』
  我默默無語。」

  「我坦白的說:
   我根本不敢教她『雙身法』,因為『雙身法』在本宗是禁示的。同時『雙身法』是密教的『無上密部』,是屬『秘密灌頂』,所謂秘密,是不得說出去的,然而這名女子,確確實實是出了名的『大嘴巴』。」

辯正:
  如雙身法果真不是男女雙修,只是練氣功,那為何怕那女弟子大嘴巴?無上瑜伽之所以怕人洩漏,就是因男女行淫雙修違反社會風氣,故禁止洩漏怕引人攻擊。如只是練氣功,有何好怕的?盧勝彥明顯心虛。

十.頂門白菩提為男精,臍下紅菩提為女血,非頂門白菩提代表為陰,拙火代表陽:
引證:
《札莫囊敦-甚深內義》:
  「自密處乃至頂相連,上端有『阿』字白色本體,為父所得明點,大如芥子蓋其上。臍下由母所得明點,紅色為血本體,名為短阿字。」

《那洛六法》:
  「空來之時,內見豆火不動不搖,穩定非凡,此乃風歸識之徵象。是後第一空至;空來之時,內見白色宛如萬里無雲明月當空,此乃第一空來時,內見之狀。第二空妙空來時,內見之狀。第二空來時,內見紅色有如晨曦(原註:白乃父給之精,居頭頂上;紅為母予之血,居丹田中),此乃第二妙空來時內見之狀。」

辯正:
  密宗法義認為頂門的白菩提為父給之男精,臍輪的紅菩提為母給之女血,可是盧勝彥為逹成掩飾無上瑜伽有男女雙修的事實,故予以顛倒說。說海底輪靈熱拙火代表陽,頂門白菩提月液代表陰,靈熱拙火溶化菩提心月液,就是自身陰陽交會,這就是雙修,而非一男一女抱著的雙修。

結論:
  盧勝彥如此把天下人當白癡耍,以為没人看過上至蓮花生,下至如今的十四逹頼喇嘛的所有密宗祖師著作,以為憑一篇文章就可掩飾密宗無上瑜伽有男女雙修的事實,從以上十點舉證及辯正就可知盧勝彥在說謊,且是睜眼說瞎話的說謊者。

  這篇文章不只在破斥盧勝彥,也同時證明密宗人士說密宗無雙身法是個謊言,因為此雙身法不容於社會風氣,當然死不承認。不然就是那些人只初入門,還未知密宗是個以雙身法為最高的修行法門。

《密宗道次第廣論》裏的灌頂是幻觀麼?

文/cry bear

有位藏密人士說,宗喀巴未在其書提實體雙運灌頂,讓我可歎這人不是文字障極其嚴重者,就是睜眼說瞎話極度重症者。 

  我以《密宗道次第廣論》來證明,宗喀巴在其書中,處處均講要用實體明妃灌頂。  

一. 宗喀巴所說的灌頂,均是依實體明妃:

1‧瓶灌頂及阿闍黎灌頂:

《密宗道次第廣論》P294
  『〈歡喜金剛經〉於「智彗滿十六等」,釋為瓶灌頂及阿闍黎灌頂,是依真實明妃而說。』 

  由此可知宗喀巴瓶也認同瓶灌頂及阿闍黎灌頂是依真實明妃。 

2.密灌頂: 

《密宗道次第廣論》P302303
  『如〈大印空點〉第二云:「賢首纖長目,容貌妙莊嚴,十二或十六,難得可二十,廿上為餘印,令悉地遠離,姐妹或自女,或妻奉師長。」』

  由此可知宗喀巴是指真實明妃,因為為如是幻觀明妃,何必要特別指定十二至二十歲呢?答案如基米雅所說:「為什麼搞密灌頂時,一定要求選用121416歲的女孩呢?這才保證是處女,在處女的蓮花裡才能取出紅珠呀!」所以可見密灌頂指的是真實女子。 

  在者,知道佛陀度難陀故事的人,均知難陀的妻子再怎麼漂亮跟天女一比,也猶如母猴一般。因此說把妻女供獻師長也是幻觀的人,是極度睜眼說瞎話者。因為如是幻觀明妃,乾脆叫弟子幻觀天女供獻給師長不是好得多麼?何必要幻觀供獻相比猶如母猴的妻女呢?難道宗喀巴没聽過佛陀度難陀的故事?因此可證明宗喀巴在書裏指的是奉獻真實的妻女,而非幻觀供獻妻女。 

3.慧灌頂:

《密宗道次第廣論》P307
  「毳衣、持祥、日生等說明妃須住三眛耶及律儀,善巧四種瑜伽三摩地。故若不具律儀者即不堪為明妃。」
  
  由此可見宗咯巴也認同慧灌頂指的是真實明妃,因為幻觀明妃又不是實體人,何須具律儀?何須住三眛耶?何需住四種瑜伽三摩地?

  再者也可證明此密宗人士說,具相名妃只是剛灌頂,什麼都没修之句是謊言。因為什麼都没修,何有住三眛耶及律儀和善巧四種瑜伽三摩地的功夫?因此我說具相明妃乃要有完成生起次第之證量是正確的。 

4.第四灌頂:

《密宗道次第廣論》P325
  『謂第四灌頂後,將明妃手置弟子手,以自左手執彼二手,以右手持金剛置弟子頂。敎云:「諸佛為此證,我將伊授汝。」謂以諸佛作證。「非他法成佛,此能淨三趣,是故汝與伊,終不應捨離。此是一切佛。無上明禁行,若愚者違越,不得上悉地。」授與明妃禁行。』

  由上文可知,宗喀巴指的也是真實明妃,非幻觀。因為上師得將明妃手置弟子手,再以左手執彼二手。如是幻觀明妃,何有手可執?如有人還硬撐說是幻觀明妃,那我只能嘆息,此人真是極度瞎掰者。

------------------------------------------------------------------------------------------------
  
二. 此藏密人士的話,可證明密法非佛法,密宗非佛敎:
  
  以上可證明宗喀巴在《密宗道次第廣論》處處指的是用實體明妃灌頂,而非幻觀明妃。剛好此藏密人士說:「任何無上密灌頂皆是幻觀,絕無實體雙運灌頂者,若用實體雙運灌頂,非佛法。」由此藏密人士的話可知,密法非佛法,密宗非佛敎。

 --------------------------------------------------------------------------------------------------------------------

三.當然!密宗之人也會辯說:「灌頂小場25人,大者千人,何來男女性愛之歡?」或從印度到西藏,2500年來傳承不斷,從無實體明妃灌頂之說,來狡辯無實體明妃灌頂。

  我告訴你們,在現今的社會,那些公開的灌頂,當然不可能用實體明妃灌頂。因為所有的實體明妃灌頂,都是秘密灌頂,不能為外人道,所以宗喀巴才在以下說:
《密宗道次第廣論》P348
  「汝等入壇者,不應為他說。」

  故你不能把無實體明妃的公開灌頂,擴大解釋藏密所有的灌頂都無實體明妃,來遮掩有用實體明妃的秘密灌頂。

  為證明藏密真有實體明妃秘密灌頂,現舉密敎資深佛母的親身經驗,來證明我所言非虛。

古子文先生所著《深入藏地:徒步西藏十萬公裡紀實》:
  【小基米雅是這條谷南端村子的女孩,那年14歲。金剛朱巴路過村子看上基米雅,要小姑娘作佛母。佛母也叫明妃。在那個年代的不丹,政教合一,人人講奉獻,女孩能把身子供奉給佛當明妃,是極榮耀的事,於是小姑娘欣然同意。金剛朱巴把基米雅帶到廷布一座大寺廟裡,進了大金剛魯巴的密修室。朱巴把小姑娘獻給他的老師。………………..

  我聽得發呆。突然問:「魯巴金剛多大年紀?」

  「那年大約60歲。年齡不要緊。」佛母繼續說,「我剛才講的『密灌頂』儀式,藏密各派均有書本記載和規定,其程序和我經受的幾乎一模一樣。下面我講『慧灌頂』,這種儀式也是按密宗規定進行的。當小姑娘和大金剛魯巴入定時,魯巴的弟子朱巴跪在幔外,心裡觀想著大日如來。當大師完成入定之後,立即拉著小姑娘的手走出幔布。這時,大師用拇指和無名指在小姑娘的蓮花中取出紅白二珠。紅白二珠叫摩尼寶。大師口念『金剛持為我佛子灌頂』和一大段《金剛曼經》,再念俄那缽底主尊咒語,之後把摩尼寶放入弟子口中,讓弟子嚥下。」

 「什麼?紅白摩尼寶?」我很驚訝。

 「哎呀,為什麼搞密灌頂時,一定要求選用121416歲的女孩呢?這才保證是處女,在處女的蓮花裡才能取出紅珠呀!」佛母進一步解釋說。

「嚥下?」

  「當然。嚥下之後」,佛母說,「大師把『大定』之後的小姑娘親手置於弟子手中,然後手執金剛杵放於弟子頭頂,口裡念道『諸佛為證,將伊授汝』。告誡弟子遵眾密修儀軌,不得追求世俗淫慾,否則不成正果打入地獄。授明妃禮畢,令弟子如法修持『和合大定』。弟子一面入定體驗大樂,大師在一旁指導。直到大師滿意,認為合乎義理為止。從此小基米雅成了朱巴的明妃。她的全名叫朱巴‧基米雅佛母。」】

  朱巴‧基米雅的親身經歷,符合宗喀巴《密宗道次第廣論》裏的敍述。由此可見,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廣論》是藏密用實體明妃秘密灌頂的物證,而基米雅的親身經歷為人證,如此事實據在,藏密份子怎能用無實體明妃的公開灌頂,來掩飾有實體明妃的秘密灌頂,然後說:「從印度到西藏,2500年來傳承不斷,從無實體明妃灌頂之說」呢?

《密宗道次第廣論》P322
  「為講經所傳後密灌頂,謂由師長與自十二至二十歲九明等至(性高潮),具種金剛(男女淫液)注弟子口,依彼灌頂。」

《密宗道次第廣論》P325
  『謂第四灌頂後,將明妃手置弟子手,以自左手執彼二手,以右手持金剛置弟子頂。敎云:「諸佛為此證,我將伊授汝。謂以諸佛作證。」』

------------------------------------------------------------------------------------------------------ 

三.要以慈悲心看待此人: 

  說來此人也很可憐!
一來有幸生來中國,卻修藏密邪法。

二來有幸知道正法存在,卻因已被邪思污染,故反批評正法。

三來批評正法及善知識,卻不知懺悔,將來捨壽堪憂。

 此人邪見深重無能改變,只好祝他好自為之。

國王的新衣(無上瑜伽)

文/cry bear

明點、紅白菩提、四喜、四空、空性、各瑜伽法揭密

一.明點、紅白菩提、四喜、四空:

(一).何謂明點?
  密宗認為人的中脈心輪內有豆大之精點,稱為明點。

引證:
丹尼高索著《無上瑜伽續》P69
  「明點的根源是來自心間的「不壞明點」,此上紅下白的細小明點,其量猶如極大的芥子或細小的豌豆。」

道然巴羅布倉桑布之《那洛六法》P97
  「中脈內有一『和合』,藏名『都地』。其形如和合故,姑以和合稱之。和合係二碗形之物互合而成,上白色,下紅色;吾人之命即藏於內,外來之風(原註:風即識),亦聚於此。」

《那洛六法》P136
  「中脈內有一黃豆般大之精點,運氣時能於中脈內上下行走,此黃豆大之精點,即以前所稱之『和合』也,內藏吾人之命。中脈猶如筆管,一切風氣入內,將精點推動,故能在中脈內隨氣上下行走也。」

(二).何謂紅白菩提?

  密宗認為中脈頂輪有父給之精為白菩提,也稱白明點或菩提心大界。臍下有母給之血,為紅菩提或紅明點。

引證:
明朝帝師讓蔣多傑所傳之《札莫囊敦-甚深內義》:
  「自密處乃至頂相連,上端有『阿』字白色本體,為父所得明點,大如芥子蓋其上。臍下由母所得明點,紅色為血本體,名為短阿字。」

更朗仁巴羅桑蔣貝丹增著《吉祥時輪六座上師瑜伽念修敎授》P291
  「住於額間、寶珠根及寶珠端者是以白菩提心為主,紅菩提心為次。臍間、密處根及喉間者則以紅菩提心為主。
  又白菩提主要是住於額間經(紅的誤植,原書印錯)菩提心主要住於臍間。」

丹尼高索著《無上瑜伽續》P6869
  「『白明點與紅明點』.....,其乃於入胎時由常人色身結生基礎的父分白大明點及母分紅大明點所構成。因此在男女身中的任何地方皆能發現白、紅二明點像凝霜一般覆蓋於脈道之內;但是由於白明點主要是住於頂門,而紅明點是主要住在於太陽神經叢處,故明點並非平均分佈於全身。」

(三).何謂四喜:
  密宗認為臍下拙火融化頂輪白菩提,融化的白菩提往下滴流經各輪產生四種歡喜,稱為「順四喜」,如再逆流回去稱之為「逆四喜」。

引證:
宗喀巴造之《深道那洛六法導引次第論.具三信念》P68
  「菩提心大界由頂輪離開而逹至喉輪即證得『歡喜』,由喉輪到逹心輪時則證得『勝喜』,由心輪逹到臍輪即引生『離喜』,最後從臍輪流逹密處寶珠頭時即證『俱生喜』。」

《金剛鬘續》卻說的不一樣:
  「復次當宣說,順次生起理:
   頂上大樂輪,所生名歡喜
   喉間受用輪,出生為勝喜
   於心間法輪離喜得俱現;
   臍間變化輪,成辦俱生喜。」

  由此可知密宗敎義莫終一是,很亂的。除了順四喜外,逆四喜也一樣亂。白菩提由寶珠頭逆流回原來的頂輪稱之為逆四喜,但也有一說,是臍下的紅菩提逆流至頂輪叫逆四喜。

《無上瑜伽續》P74
  「當紅明點從脊骨底部上升至臍間,臍間升至心間,心間升抵喉間,再由喉間上逹頂門時,便會別別引生『逆提四喜』

(四).四空:
  密宗認為頂輪白菩提溶化下滴到心間能得」;臍下紅菩提上升至心間得「善空」;紅、白菩提在心間會合得「大空」;最後無念無分別得「一切空」。

引證:
《無上瑜伽續》P70
  「『四空』的名稱分別為:『空』、『善空』、『大空』、『一切空』;此四者亦可稱之為『白顯現心』、『紅增上心』、『黑近得心』、『光明心』。」

  「『初空白顯現心』是由於一切風息從右、左二脈趣入心臟上方之中脈,令住於頭上的白明點溶化下滴於心的頂部,當明點流抵心的頂部時,心識便會充滿像月光般的白色澄明光輝,因此而得『白顯現』之名。」

  「『第二空紅增上心』是由心臟下方右、左二脈內的風息,已從下門趣入中脈,令位於臍下的紅明點向上升至心間……心境便會充滿如日光般的淡紅色光華。」

  「『第三空黑近得……當白明點及紅明點會合時,心境即遍滿漆黑暗冥,猶如秋夜的澄淨虛空一般,最後行者便進入昏昧無心之位。」

  「『第四空光明心』是最極微細的心識,……,此時『最細根本風』及『光明心』即告現起,心識全無二分別,唯覺受遠離白、紅、黑三相之空寂境相。」

二.解析:

  由以上可應大約知道何謂明點及紅白菩提,但明點及紅白菩提到底究竟是什麼?你們知道麼?

  其實密宗認為明點或白菩提,其實是精液。有没搞錯?精液怎會跑到中脈及腦袋?這就是好笑之處,不蓋你!引證給你看:

1.逹頼喇嘛文集(3)-《西藏佛敎的修行道》P85
  「依據密續的解釋,樂的經驗得自三種狀況:一是射精,二是精液在脈中移動,三是永恆不變的樂。密續是利用這三種樂來證悟空性。」

  由精液在脈中移動」此句可知,明點或白菩提就是精液。

2.《無上瑜伽續》P123
  「而『時輪派』卻說三脈皆含有多種不同物質;在上身的右脈內含血液,左脈內含精液,中脈內含風息;下身的右脈內含大香,左脈內含小香,中脈亦內含精液。」

  這又更好笑,「時輪派」認為除了下身中脈外,連上身的左脈也有精液,由此可知明點或白菩提就是精液。但更誇張的是,還認為下身右脈有大香(大便),左脈有小香(尿液)。完全被打敗,精液會跑到中脈及左脈上半已夠扯,大腸裏的大便還會跑到右脈,膀胱的尿液會變成在左脈。這就跟一貫道認為開天闢地至今只六萬年,至今只出現九佛,第十佛彌勒佛後從此無佛,一樣無知識到讓人笑到肚子痛。

3.《深道那洛六法導引次第論.具三信念》P68
  「行者於菩提心開始流動並降至『金剛寶珠輪』前,應確保能堅固駕御,否則菩提心決難任持不失。」

《那洛六法》P193
  「當明點下降至臍下之處,應立即堅決上回,切莫放縱任其到密處尖上,恐不能忍住而外洩也。」

  由「否則菩提心決難任持不失」及「恐不能忍住而外洩也」此二句可知明點及白菩提就是精液。但《那洛六法》在同本書又說不是普通的精液乃如火焰之光點,可見密宗法義往往自相矛盾。

《那洛六法》P143
  「此精非普通之精液,乃如火焰之光點也。吾人之命即在其中。修法之術語上稱之為點、為命、為明點、為精點。其實皆一物也。」

  如果明點真的是如火焰之光點,那麼193頁之「明點下降至臍下應堅決上回,切莫放縱任其到密處尖,恐不能忍住而外洩」此語就很好笑了,因為你聽過或看過有人射精不是射出精液,而是射出如火焰之光點麼?那真是特異功能了,可報名金氏世界記錄。這就是密宗,其敎義常常自我混亂。

4.陳健民著《佛敎禪定(下)冊》P673
  「古人將『點』分為四類:物質明點、風明點、咒明點智慧點。物質明點,有如男精女血;風明點即是氣,咒明點是咒字及真言。上二(風及咒明點)屬下三部密續所有。屬無上密的智慧明點,不可誤認是精液。某些古代學者也犯此過。」

  「在中脈下端是紅明點,它是拙火及智慧明點。在中脈頂端是白智慧明點,或說是由智慧所證得的大悲。」

  陳健民是現代人,知道中脈裏的明點為精液是很離譜的,故聰明的把明點劃分為四類。中脈的明點及紅白菩提是為智慧明點,射精及男女作愛的淫液為物質明點。中脈裏的氣為風明點。頂輪之,喉輪之、心輪之、臍輪之為咒明點,如此便可逃避中脈有精液之自相矛盾、混亂的冏境。不過從屬無上密的智慧明點,不可誤認是精液。某些古代學者也犯此過。」此句可證知,密宗真的把明點認為是精液無誤。

三.揭密:

(一).中脈無明點及紅白菩提:
  只要稍有現代醫學常識的人便可知,精液是由睪丸的精子混合前列腺液而成,然後經由尿道排出,怎麼樣也跑不到中脈,何況到頂輪?

  老實告訴大家好了,中脈裏只有氣在脈裏流動,除此之外一無所有,並無明點、白菩提及紅菩提 如不相信我說的話,那我用以下證明:

1.《無上瑜伽續》P123
  「依『密集派』所說,右、左二脈在尋常的醒位生活中是蘊含風息,反之中脈卻完全空洞。『時輪派』卻說三脈皆含多種不同物質:在上身的右脈內含血液,左脈內含精液,中脈內含風息;下身的右脈內含大香,左脈內含小香,中脈亦內含精液。」

  P124:「而『時輪』還有另一不共特色是說中脈的下部蘊含精液。(但『密集派』則說中脈由上至下皆是空無一物。)」

  由此可證知連密宗『密集派』都認為中脈裏真的是空無一物,那有什麼明點、紅白菩提、精液、碗豆大的精點的?那是「時輪金剛」亂掰的。

2.真正懂密宗氣功的人,在其部落格文章中都無出現「明點」、「紅白菩提」、「四喜」這些名詞及述說。

  在「通中脈」一文曾提及「頭殼開洞派」,那派的人幾乎都是學密的,也有好幾人在部落格寫文章,文章裏面怪力亂神,什麼練氣功時可看見五文殊,有無數的小小蓮師在體內,練「文殊智慧劍」在體內,千奇百怪什麼都有(我認為這些人應該著外靈了),就是没看見「明點」、「紅白菩提」、「四喜」這些名詞及相關述說,連其它真正會密宗氣功的,也不曾稍提及,當然包括我練的這一派。由此可知中脈裏真的無紅白明點,因此只要某人文章出現什麼紅白明點的,那就表示此人不會真正的密宗氣功,只會「唬人神功」。

3.為了謹慎,還留言請敎氣功老師,他說:白菩提及紅菩提也是一種形容詞,他們是一種能量陣法的作用,這種修法也是不容易成就的。

  老師是一個講話很謹慎的人,待會我會舉盧勝彥為例證明。由以上老師的話可知,紅白菩提並不是名詞,並非中脈裏有什麼紅白菩提?中脈只有氣而已。我以前在學佛練氣緣起」一文講過,所謂氣其實是能量,因此所謂紅白菩提只是一個形容詞,非名詞,是形容運用能量形成一個陣法而產生的某種作用,而非中脈真的有什麼紅、白菩提?

  既然中脈裏無明點及紅白菩提,那為什麼密宗要虛妄設立明點及紅白菩提呢?

  其實那是因密宗無法證得第八識,因此以虛妄明點取代第八識阿頼耶識及為誇大密法勝於顯宗,可即身成佛,因此妄想中脈裏有紅白菩提可證四喜四空」,再說由四喜、四空可「即身成佛」、「中陰身成佛」以欺騙世人。

引證:
1.《曲肱齋全集(三)》P370
《札莫囊敦-甚深內義》:
  「自密處乃至頂相連,上端有『阿』字白色本體,為由父所得明點,大如芥子蓋其上。臍下由母所得明點,紅色為血本體,名為短阿字。阿字之中住有第八識,及其所依大命氣充滿,中空如虛空。」

2.《道果-金剛句偈註》P251
  「觀心如空卵;其內:下月輪、上日輪;大小約剖豆,中有明點;白芥子大小;色紅白、……由日月中之明點,生一白光線,以十字形交纏六結半;……其中的明點即阿頼耶識,纏縛之六結即六識,半纏結即是末那識」

  由以上可證知密宗因無法得證第八識阿頼耶識,故虛妄設立明點及紅白菩提取代之。

(二).無四喜、四空可證
  上已述說紅、白菩提上下流動產生順逆四喜」,而紅、白菩提於心間交會產生「四空」。但問題來了,既然中脈無紅、白菩提,那何來四喜、四空可證?因此四喜、四空只是密宗設立的虛妄法。

  為證明我的言論,就以自立晚報於2015228日在「台灣雷藏寺 」報導盧勝彥在「吉祥喜金剛護摩法會」所開示之 大樂中的空性是心無一物 一念不起 即修行真正的最大要訣」一文請敎氣功老師。

  盧勝彥說:「氣在中脈裡面行走、火在中脈裡面行走、明點在中脈裡面行走,這三者都會產生大樂!當你產生大樂的時候,二十四個小時都會很快樂!你的肌肉、骨頭、情緒跟心靈,都是非常Happy的,甚至Happy到骨頭都會酥掉!」。

  老師回答:我想盧勝彥講的中脈Happy,應該是指證悟的喜悅感,那並不是說從證悟以後每天24小時都happy。」

  由老師替他緩頰之回答可間接得知,並無「四喜」可證,而盧勝彥說氣在中脈裡面行走、火在中脈裡面行走、明點在中脈裡面行走會產生大樂之說純屬瞎掰。至於盧勝彥有無證悟?待會再講。

  盧勝彥只是一個說故事高手,我以前看過他幾十本早期著作,裏面神神鬼鬼,寫的靈活靈現,像煞有其事似的,難怪以前很多人跑去歸依他。不過故事編多了,難免露出馬脚,這證明盧勝彥應該不會密宗氣功。

  既然無四喜、四空可證,那密宗虛妄設立四喜、四空的目的為何?

  就是為了藉四喜、四空來編織一個「即身成佛」的美夢。 

  「四喜是為了得俱生大樂,然後安住於「樂空不二」之境中去領悟「空性」,最後「即身成佛」。

 引證:
《深道那洛六法導引次第論.具三信念》P71
  「如前明點溶降之次第所言,若行者之菩提心大界溶降流抵寶珠頭時能任持不失,即能由此引發俱生大樂,爾時必須憶念前時已得決定之空性正見,並於此堅固繫心,安住於『樂空不二』之境中。」

  「四空」則是為了把明點從頂門射出,而成就「法身成佛」或把明點射入亥母子宮,而由亥母帶入佛國而成佛。

《那洛六法》P295
  「空來之時:見白妙空來時,見紅大空來時,見黑一切空時,氣往上升,命即外出,於是明光顯現,獲得法身等等。」

  因此密宗法義之四喜及四空,乃是為了即身成佛

《佛敎禪定(下)冊》P678
  「當佛父佛母兩中脈交合時,shaktashakti兩氣透過蓮杵,明點交換,而四空四喜在不二大三摩地中一味和合,可以促成佛果。」

  由以上可知,密宗虛妄設立紅白明點是為了得證也同是幻想的四喜、四空再藉妄想的四喜、四空欺騙世人,說可「即身成佛」、「法身成佛」的冠冕堂皇理由,來逹到淫人妻女的目的

  但我強烈懷疑密宗虛妄設立「四喜」、「四空」還有另外的目的,就是為了取代他們永遠也無法得證之「四禪」及「四空定」。

  因為「初禪」得離五欲,尤其是男女性欲,但密宗喇嘛喝酒吃肉,連口腹之肉欲尚不能離,何況要離以雙修為最高宗旨的男女性交肉欲?故密宗喇嘛連初禪尚不能得,更別說是四禪及更高的四空定。因此以妄想中的「四喜」,取代初禪至四禪;而以「四空」取代更不可能證得的「四空定」。

  因為初禪有身樂,二禪有心樂,三禪則稱「離喜妙樂地」。而密宗說四喜同樣會產生大樂,第一個樂觸名「歡喜」,第二個樂觸更勝之前,故名「勝喜」,第三個樂觸竟也叫「離喜」,那有那麼巧的?可見密宗的四喜,是為了取代他們永遠無法得證之初禪至四禪

  而四空定最後一個「非想非非想定」,是三界中最細的意識,偏偏密宗說他們的第四空「一切空」,也是最極微細的心識,可見密宗虛妄設立「四空」是為了取代更不能得證之「四空定」

  (我很納悶,密宗說四空之第一空來時,只見一片白色。第二空來時只見一片紅色,那第三空來時,白色混合紅色,應該是粉紅色才對,那為何會說此時一片黑暗?難道密宗連這點顏色常識都不知道?但當我想到四空是為了取代四空定之時,才霍然明白。因為四空定之第三個是「無所有處」,所以密宗才說第三空來臨時,此時一片黑暗,因為黑暗之中當然一無所見,以對應「無所有處」之無所有。) 

(三).無空性及即身成佛可證:
  剛才說四喜是為了逹到「樂空不二」以證悟空性而「即身成佛」,但前已揭發並無四喜可證。既無四喜可證,那又怎會有「樂空不二」可證呢?既無「樂空不二」可證,那又怎能「即身成佛」呢

  因此密宗所證的「空性」,根本只是意識心「一念不生」之境界,把一念不生當做「空性」,真冤啊!我在「由佛法看無上瑜珈空性見」一文已述說「一念不生」非空性,落在識陰當中,連初果都無,此不再詳細贅述。

引證:
「『心無一物、一念不起』就是空性。」

  由引證可知,盧勝彥所證悟的空性,原來是指意識心一念不生。請問這樣有證悟麼?可見密宗根本無法證悟真正的「空性」,以為意識心一念不生就是空性,誤會大了。既然密宗錯悟空性,那又怎能「即身成佛」呢?更別談即使真悟空性,那也是七住位而已,離成佛還一萬八仟里不止。

  密宗以為領悟「空性」就是成佛,以為觀想明點由頂輪射出就可「法身成佛」。以為死時觀想本尊跟召請來的佛光融合就可「報身成佛」。以為報身成佛後,又觀想心間「哞」放光,奉請佛來灌頂,就是「化身成佛」。密宗法義都是觀想,都是虛妄法,這全不是佛法,佛法不是觀想法,佛法是可實證之法。

(四).睡光明瑜伽、夢瑜伽、中有瑜伽、遷識瑜伽、射識瑜伽全是虛妄法:
  「睡光明瑜伽就是把睡著時把命力集結於心輪。
  「夢瑜伽是把命力集結於喉輪。
  「中有瑜伽即是修死前四空來臨時,觀想把母光明與子光明和合而成就中陰身成佛」。
  「遷識瑜伽」就是死時觀想把明點從頂門射出往生淨土。
  「射識瑜伽」就是奪舍,就是死前,找一屍體換身復活。

  所謂「命」即暖、壽、識,請問如何把暖、壽、識集中在心輪及喉輪?就算清醒時尚無法做到,何況睡著及作夢時?而睡著意識斷滅,還能夠把命力集中在心輪?這也只有密宗才想得出「睡光明瑜伽」及「夢瑜伽」這種荒謬的餿法義。

  中脈內無紅白明點,因此無四空可證,而母光與子光的和合也是純屬觀想,如果靠觀想就可中陰身成佛,那世尊何需說法四十九年?密宗已傳一仟多年,那照理說密宗裏應該會出現無數的佛,那為何世尊說下一尊為彌勒佛?而不是蓮花生佛或宗喀巴佛或密勒日巴佛?可見中有瑜伽」是妄想法。

  中脈裏無明點,因此要射什麼出去?如明點真如密宗所說是阿頼耶識,但人捨壽時,阿頼耶識脫離一分,中陰身才成就一分,要大約八小時阿頼耶識才能完全脫離,那又怎能「咻」的瞬間飛出去?因此「遷識瑜伽」乃為密宗之妄想法。

  再來「射識瑜伽」如真的有用,只要不斷的換身,那密宗諸師應該如今都還不死才對,為何至今一個都見不到?找一具屍體讓自己復活,笑死人。

  因此上述瑜伽全是密宗妄想的虛妄法,無一可信可證。

四.國王的新衣:

  中脈裏根本無明點及紅白明點,當然也無四喜、四空可證,其所證的空性也是一念不生的錯悟,當然更不可能「即身成佛」。因此可知什麼明點、紅白菩提、四喜、四空、空性、各種瑜伽,全都是瞞天過海的虛妄法。密宗祖師創造了種種妄想理論,編織了一件虛妄的「國王的新衣」,偽裝成佛法,說穿了這件「國王的新衣」就可即身成佛,目的就是為了掩飾密宗的「無上瑜伽」,根本只是「印度性交術」而已。及掩飾藉「印度性交術」,而淫人妻女的真相。

  「國王的新衣」這故事大家都聽過,裁縫師說只有聰明人才看得到美麗的新衣,結果所有人都異口同聲讚嘆說:「好美麗高貴的新衣」,因為大家都不想當笨蛋,「無上瑜伽」亦復如是。

  密宗祖師就是裁縫師,以明點、紅白菩提、四喜、四空、空性、各種瑜伽,種種實際不存在的理論絲線,編織了一件虛妄,名為「無上瑜伽」「國王的新衣」。然後說穿上它能「即身成佛」,而且只有聰明人、上等人,才有資格穿上「無上瑜伽」這件「國王的新衣」。

  因此世人趨之若鶩,都自認是聰明人、上等人,都自認看得到「無上瑜伽」這件虛幻的「國王的新衣」,於是紛紛投入密宗修學密法,想穿這件國王的新衣而即身成佛。

  那為何這件國王的新衣被密宗穿了一仟多年,還没被人揭發原來國王是裸體呢?因為以前外人取得密續不易,在不明密宗底細下不便評論。而且元、清時期,皇帝崇信密宗,更無置喙之地。

  幸頼現代資訊發逹,較易取得各密宗祖師著作及密續,有識之士紛紛發覺密宗的真相,但也不太敢真捅密宗這個馬蜂窩,最多只輕拍意思意思一下就跑。直到平實導師勇於挺身而出,著書「狂密與真密」四冊,並在正覺同修會的努力下,大眾才慢慢知道密宗邪淫本質,才壓低密宗在台灣的氣燄。

  雖是如此,但我看目前各師兄姐的破斥文,總是以佛法的角度說密法心外求法,非佛法。密宗是喇嘛敎,非佛敎。密宗只不過追求忍精不射,求得樂觸遍全身而已。就猶如說這件「國王的新衣」,只是件污損不堪的破衣,而非華麗高貴的新衣。

  其實國王根本裸體,那來新衣?也就是連衣都没穿,何來破衣或華麗之爭?「無上瑜伽」只是國王新衣般的虛妄法,連法都没有,何需討論是心外或心內求法?中脈內根本無明點及紅白菩提,當然也跟著無四喜、四空及中有瑜伽種種瑜伽法可證,那何來樂觸遍全身?只有一般男女性交之肉體樂觸而已,只有以印度性交術淫人妻女而已。既是虛妄法,何能成佛?即身成佛不可得,只有淫人妻女破戒,而即身得捨壽下地獄惡因。

  為何一直少有人指出中脈無明點及紅白菩提,也無四喜四空可證?因為一者密宗這個裁縫當然不會自我揭發國王没穿衣。二者密宗行者自認聰明,是上等人,都說國王的新衣好漂亮,穿上可即身成佛。三者懂密宗氣功的密宗人,猶如裁縫的家人,當然不會家醜外揚,說没這件新衣。四者懂密宗氣功而非密宗之人,對破邪顯正没興趣。五者想破邪顯正之人不懂密宗氣功,也不屑學,因此只能以佛法的角度說密法是心外求法,非佛法。